山西十一选五预测专家推荐号
返回首页
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
上海金融报 / 正文

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提速

法治壁垒如何破局?



  2月18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》,标志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迈出了坚实的一步。但是,“一个国家、两种制度、三个单独的关税区、三种货币?#20445;?#22312;此情形下推进区域融合发展在国际上并无先例。大湾区建设能否?#34892;?#25512;进,挑战在于能否打破“跨境壁垒?#20445;?#29305;别是破局法治壁垒急需先行。

法治建设有待完善
  目前,粤港澳三地已取得不少法治成就,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实践经验,如司法合作、边境检验检疫、跨境商事仲裁、律师多地执业、建立最高巡回法庭、设立粤港澳版权登记大厅、粤港澳法律人才交流、粤港澳警务跨法域合作?#21462;?#20294;不可否认的是,大湾区法治建设?#28304;?#22312;许多待完善之处。
  “‘世界三大湾区’——大陆法系的东京湾区、英美法系的纽约湾区和旧金山湾区,都是在一个国家、一种政治制度、一个法?#30340;?#30340;大湾区建设,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特殊性、复?#26377;院?#21019;新性决定了没有现成的法治模式和法治经验可?#24335;?#37492;。要充分发挥法治作用,更好实现法治引领,促进和保障粤港澳大湾区建设,应当加强理论研究、实践探索和制度创新。”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金融法治研究室主任朱小川对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加强大湾区金融法治建设可维护市场秩序,保障区域经济竞争公平性,?#36141;?#20316;规划在法治框架下得到?#34892;?#23454;施;可最大限度地保护各类要素在市场?#35797;?#37197;置中的权益,突破区域社会经济的恶性竞争循环;能完善激励创新的产权制度和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机制,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内生动力源;能提供良法善治的社会环境,保证人权和产权安全,维护金融市场秩序和社会稳定,?#34892;?#39044;防和解决矛盾纠纷。
  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涂龙科也认为,“一国两制三法域”下如何更好地衔接规则、融合发展,是一个崭新课题。“首先,法律冲突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面临的重要问题。大湾区内11个城市的法治程度存在不少差异,虽有‘一国两制’作为宪法基础,但在三种不同法律制度下开展的区域合作和经贸合作,不仅可能出?#32622;?#21830;事、经济管理等方面的法律制度冲突,更会出现三地在立法权、司法权、执法权行使上的冲突。因此,构建统一的大湾区合作法律框架是当务之急。”
  “同?#20445;?#31908;港澳经贸合作也缺乏相关立法。虽有WTO协定、CEPA协定、区域合作等其他协议,但目前粤港澳深度合作的制度条件仍停留在以政府协议为主的阶段,缺乏立法先行的法治推进型合作方式。”涂龙科进一步表示,“此外,大湾区法治发展水平不均衡,或在一定程度上阻碍大湾区城市群法治协同发展,应着力进行改善。”
  独立经济学者莫开伟向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大湾区法治建设可按照原有国家建立“一国两制”的管理框架,参?#38556;?#28207;、澳门现有法律制度,以内地现有法律制?#20219;?#22522;础,制订大湾区经济特区法律框架,解决现有三地法律制度不统一带来的摩擦和障碍,以利于大湾区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上的统一社会管理与协作,从而把大湾区建设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又一经济特区。“针对市场监管、营商环?#22330;?#21830;事纠纷,一方面应多借鉴和利用香港有关市场监管规则,另一方面在充分汲取香港现有商业制度的基础上,再制订有利于大湾区统一市场监管的政策框架或原则,解决统一市场的矛盾、消除障碍,从而促进大湾区的经济繁荣与活跃。”莫开伟表示。
  朱小川指出,粤港澳大湾区具有三套法律和监管体系、多个监管主体的特征,在金融市场的动态发展中如何发挥多体制的优势并保证监管?#34892;?#24615;,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面临的潜在挑战。
  “大湾区法律冲?#25381;?#20027;要依靠司法来解决,不同体系间的商务交流最好能事先明确?#35270;?#30340;法律和纠纷的解决方式。如涉金融类案件,大湾区不同司法辖区?#26087;?#23601;有对现有金融案件的管辖制度?#25165;牛?#23545;于跨区案件,还可以通过监管和司法协调进行处理。”不过,朱小川也强调,“大湾区并?#28508;?#39035;强制?#35270;?#32479;一的法律和监管制度,没有哪种制度具有不?#21830;?#20195;的优势。大湾区的不同市场监管者应不断借鉴?#22270;?#21462;其他司法辖区的制度优势,完善自身商业环?#22330;!?

优势互补促金融法治建设
  莫开伟表示,大湾区在“一国两制”下的融合过程可能比较复杂,但正因为有“一国两制”的宪制基础,不同法律制度之间可优势互补,使有关法律?#25165;?#26356;加成熟和?#34892;А?
  “粤港澳深度融合,一方面要考虑到三地的?#35797;促鞲场?#21382;史文化、制度体系等条件,?#24066;?#21306;域之间存在法治结?#20849;?#24322;和发展水平差距,在正视粤港澳三地法治差异的基础上聚焦各自所长,构建良性竞争机制。另一方面,也要通过法治融合推动区域协同发展,运用法治手段将区域差距纳入可控?#27573;В?#24182;将港澳广深等法治先导城市的法治成果普及共享。”朱小川认为,目前,粤港澳大湾区解决法治难题,可从以下三方面发力。
  首先,粤港澳三地应加强司法合作、创新解纷机制。目前来看,尚存在区际司法协助不够广泛、行政监?#25509;?#21327;作制度不够完善、信息查询与共用机制?#24418;?#24314;立?#20219;?#39064;。因此,除民商事合作外,还须加快刑事司法合作,保障大湾区民商事合作的良性发展。为提高行政治理效率,对于一般商事纠纷则可大胆采用互联网审判和仲裁方式进行。
  其次,整合三地法律服务力量,设立金融监管机构,为大湾区打造优质的法律服务环?#22330;?#37329;融机构一般由金融监管机构依法对其进行监管,对在大湾区不同司法辖区均有?#31181;?#26426;构的金融机构,则可能面临双重/多重监管的问题。应立足?#20013;?#27861;律服务力量的深挖与整合,加强跨法域基本法律知识的学习与培训,建立区际律师所平行合作机制,成立联营律师事务所。
  第三,调动社会、市场及个人等多元主体的力量,维护金融消费者权益,协调共治?#28304;?#36827;金融法治发展。积极探索政府间合作、公私合作及私人合作的新型治理模式,逐步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法治水?#36739;?#24403;、法治能力一流、法治创新卓越的经贸合作区,实现国家利益、社会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多赢共生局面。“短期内,由于存在三?#23383;?#24230;差异,不一定会有?#35270;?#20110;大湾区的专门金融消费者保护法律;中长期内,鉴于国际社会对金融消费者保护正在形成共识,大湾区可能率先应用这些国际共识。”朱小川称。
  莫开伟指出,未来可设立类似香港的金融监管局,专门行使对金融机构日常经营行为的监管。在大湾区管委会或政府的?#28595;?#37324;以法律?#38382;?#36827;行规定,赋予特区政府享有对辖内金融机构的监管权,以维护辖内金融业经营秩序,为防范大湾区金融风险及提供有力金融保?#31995;?#23450;基础。
责任编辑?#22909;?#26195;勇
相关稿件
山西十一选五预测专家推荐号